中國教育在線
中國教育在線
海外學者中國行
海外高層次人才招聘會
職位優選
學術橋人才評審評估
高層次人才網絡視頻招聘會
李志民:大學排行榜應理性地看,引導著排
2019-12-30
中國青年報

  大學排行榜并不始于中國,它與SCI、ESI等指標一樣都是舶來品。我國自1982年出現第一個大學排行榜至今,現在每年公布的與大學有關的種種排行榜超過400個,僅世界大學排行榜就有50多種,其中一些排行榜已經成為社會衡量大學的重要參考和指標。

  大學排行榜數量激增的背后是其關注度的水漲船高,它的火爆程度從每次US News、QS、THE、ARWU等大學排行榜發榜之日各方鋪天蓋地的宣傳可見一斑,有的高校甚至以某排行榜的位次進步作為階段目標。

  但在火爆的同時,大學排行榜也一直爭議不斷,亂象頻生。這不由得讓我們深思,在"以一流為目標、以學科為基礎、以績效為杠桿、以改革為動力"的“雙一流”建設大背景下,行走于巨大需求和諸多責難之間的大學排行榜,到底應該怎么辦?

  大學排行榜“問題”不少

  近年來,US News、QS、THE、ARWU等在全球具有一定社會影響力的大學排行榜越來越受到國內的重視,這些形形色色的排行榜基于不同角度,采用不同指標,設置不同權重,對大學進行或綜合或單項的各類排名,對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曾經起到了一定的積極意義,但在重視過度尤其是與經費等資源配置掛鉤后,其“指揮棒”光環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日益嚴重。雖然排行榜數量很多,但主要問題可以歸結為以下幾點:

  第一,一些排行導向單一扭曲大學功能。我國新時期的高等教育承擔著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社會服務和文化傳承創新等功能,其最重要的使命就是人才培養。但在很多大學排行榜中,人才培養所占的權重少則5%,多則20%,這就意味著至少80%以上的權重跟人才培養沒有關系。反而以論文為基礎的科研指標占了大頭,這等于用相對單一的評價科研機構的方式來評價功能多元化的大學,而一旦被當成評價指標,必然會背離大學的“初心”,扭曲大學的功能。

  第二,不同類型大學無法一概而論。我國的高校發展層次和類型各有不同,承擔的任務和職責各不相同,高校的基礎條件和科研水平也各不相同,具有差異化的歷史文化資源、人才培養目標、定位、區位發展和學科與師資條件。所以用同一指標對不同性質的大學進行評判,必然會出現很大的誤差。

  第三,不同排行榜標準各異。種類繁多的排行榜都有自己的一套指標系統,以QS世界大學排名和US News排名為例,除了以論文為主要代表的科研水平和同行評議占了指標“大頭”外,在另外幾個指標上,QS強調了師生比、外國留學生和教師的數量、雇主印象等,US News 則強調了授予博士學位的數量。由于評估的指向不同,其指標和結論差異就可能很大。

  第四,主觀性指標影響排名。QS等排名就曾因過多主觀指標和商業化指標而受到批評。有些國際排名機構為了配合中國市場,在極短的時間內推出了很多細分的排名,其質量可想而知。

  另外,我國目前對排名機構的資質沒有過多要求,由于缺少規范,有的排名機構在基本條件都不具備的情況下, 看到了其中蘊涵的商機,商業利益成為推出大學排行榜的唯一驅動力。這類排名往往除了客觀數據,還加入了社會聲望以及畢業生就業質量等非客觀指標,其真實性和科學性可能存在問題。更重要的是,此類排名過多涉及商業操作,不可避免帶來客觀公正問題的非議,有些國內的大學排行榜還曾經爆出收“咨詢費”等人為操縱排名的事件,這對于一直處于輿論風口浪尖的大學排行榜的聲譽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當然,即便排除了人為因素,客觀上說,沒有哪個排名是絕對科學、完美和無爭議的。對一所大學的評價,就如對一個人的評價一樣,是復雜的,很難用一個完全量化的指標去衡量。

  大學排行榜的“異化”作用

  “雙一流”建設的目標是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和建設世界一流學科。爭做一流自然是高校的目標,因此每當看到排行榜上的名次起伏,每所高校都不免焦慮。名次不僅事關大學的臉面,更涉及到政績、招生、經費和各種資源甚至未來在“雙一流”建設中可能出現的位置,而這種焦慮又被媒體以及社會公眾反饋無限放大了。

  應該說,大學排行榜作為社會和大學一個參考角度,本身并沒有什么問題,但是當其成為政府進行資源調配和經費傾斜的重要參考并將大學、學者一同裹挾進來的時候,它的破壞性就顯現出來了。

  第一,急功近利。許多大學為了增加科研指標權重不得不采取急功近利的短期措施,它們為了提升在大學排行榜中的排名,給各個部門下達SCI、ESI數量的硬指標,有的學校甚至把行政人員、醫護人員都納入考核范圍,完成論文任務的高額獎勵,完不成的末位淘汰。這種簡單粗放的管理方式嚴重違背科研規律,給大學發展帶來了嚴重的后果。

  第二,規模迷信。為了迎合大學排行榜的各項指標,國內相關部門以及不少高校迷信“人多力量大”,以規模論英雄,用規模指標體現質量和水平,想盡辦法提高學校規模和招生規模。一些大學盲目擴張規模,以文科見長的學校也開始設立理工科目,開辦容易發表論文的學科,甚至不惜走以簡單地合校并校擴張規模以達成強校的路徑。

  第三,生態惡化。由于各項大學排名都以科研和同行評議為主要指標,而其中主要以自然科學為主,這就使得很多人文學科的強校在各項排名中迅速跌落。由于學校的資源總量是一定的,為了快速提升排名,很多高校的人文等學科都陷入了不被重視、資源逐步縮減的尷尬境地當中。長此以往,必然導致人文學科的衰落,對學科整體發展造成不可逆轉的重大損失。

  第四,千校一面。由于排名只能靠數據,各所大學通過對數據體系“庖丁解?!敝?,自然而然出現類似于應試教育“刷數據”和迎合指標的應激反應,長期浸淫于這種所謂的趨利避害模式,中國的大學就會變得毫無個性,日漸趨同,這對于強調特色發展的中國高等教育來說,有百害而無一利。

  大學排行榜是否有存在的價值

  既然大學排行榜問題多多,為何它能夠長久不衰并熱度越來越高?這源于我們過度重視排名的文化訴求。

  政府相關部門無疑是需要大學排行榜等第三方排名的。由于中國以公立大學為主,政府指導大學的發展,了解和展示國家高等教育的提升水平,分析對不同高校的投入產出效益需要不同維度的參考。

  高校本身當然也需要。任何大學都不是生活在真空中,需要在競爭中確立地位,體現成就,不同類型的學校需要不同的指標來評價,同類大學的管理者知曉自己的優勢、劣勢及所處位置,進而制定學校自身的發展戰略。

  考生以及家長的剛需更強烈一些,特別是高考改革和以學科為基礎的“雙一流”建設進一步加大了報考的信息鴻溝之后,考生以及家長更需要通過排行榜等指標來選擇學校、專業。他們不是專業人士,不具備從繁雜的各項數據中抽絲剝繭梳理優劣的能力,大學排行榜無疑提供了直觀易懂的“坐標系”。

  說到底,大學排行榜在某種意義上滿足了各方心目中簡單、直觀、明確的標準,它問題不少,卻一目了然。如何針對有利于高校發展和學科建設來設計大學評估指標,如何引導大學排行的方向,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道難題。

  如何引導大學排行榜為我所用

  大學排行榜在中國的詭異遭遇在于,一方面很多人在批判,另一方面卻獲得了很大的追捧,這說明我們在高校評價層面缺乏有效的評價體系。尤其是在2015年之后啟動的“雙一流”建設要求“以績效為杠桿”“動態管理,優勝劣汰”的情況下,績效本身就意味著數據或者客觀指標的考核,而優勝劣汰也必然意味著要在一定時效下分出快慢、高下。

  事實上,即便沒有“雙一流”建設,中國的高等教育評價也不可能再回到過去的混沌狀態,即便“消滅”了大學排行榜,也一定有類似的排名來替代。因此,我們需要優先考慮的,是政府如何更好地引導包括大學排行榜在內的第三方評價體系,使其更好地為我所用,并成為中國特色高校評價體系的一部分。

  第一,大學排行要服務于國家發展戰略。

  高等教育現代化是社會現代化的一部分,是高等教育主動適應社會轉型時期的各種客觀需要。堅持立德樹人和科技創新,服務于國家重大戰略需求是建設高等教育強國的關鍵。

  “雙一流”建設我們一直堅持“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目標,明確了“雙一流”必須按國際通用的評價準則達到一流,又能服務于國家重大戰略需求?!八渙鰲苯ㄉ杓仁悄勘?,又是過程,這種定義是具有時空局限性的相對概念。因而,大學排行也具有時空局限性的相對性,也應依據國家發展戰略要求制定相應評價指標,引導大學主動服務和服從于國家發展戰略。

  第二,大學排行應區分不同類型。

  不同類型的高校,承擔著不同的任務和職責,評價的尺子就應該不同。

  大學排行要有利于學科特色發展。 “雙一流”建設是中國高等教育發展的重要契機,其抓手和基礎是學科建設,這與以往的“985工程”“211工程”建設的思路截然不同,是通過分層和分類的建設思路,鼓勵高校的“差別化發展”。各個大學應按照不同的主體功能定位,實施“差異化”的評價排名,打破主要用科研貢獻,實際上是用論文相關數量“一把尺子”量到底的單一評價排名,使大學排行逐步趨于科學性、合理性和公正性,實事求是地排出不同類型大學的社會功能和貢獻。

  第三、大學排行應增加人才培養的權重。

  建設教育強國,必須提高人才培養的質量。大學的主體是教師和學生,大學的任何改革都不能忽略教師和學生,這些源源不斷的優秀學生,在學習知識、提升能力的同時,也成為大學創新的生命源泉。

  分析目前民間機構發布的各種大學排行榜,在評價指標設計中,對人才培養質量的評價權重都不夠。受排行榜影響,校長們在學校管理制度設計和資源分配時,很難不做一些有利于提高名次,有利于爭取更多資源,但卻可能偏離大學本位,違背大學精神,無助于真正提高教育質量的決策。大學排名應把人才培養質量放在指標體系的首位,把“培養過程質量”“在校生質量”“畢業生質量”等全面納入評估計入權重。

  同時,“雙一流”建設要突出人才培養的核心地位,如何提高教學質量、提高學生的培養質量,教師是關鍵,教師的教學水平與效果決定了人才培養的質量。評價、檢測并引導教師提高教學水平和教學效果是提高教學質量的有效途徑,相關指標都應該列入評價體系。

  第四,大學排行要與時俱進。

  教育形式和形態是隨著社會發展而不斷演變的,是教育活動適應社會轉型時期的各種客觀需要,在“硬件”和“軟件”上同時不斷變革、創新和完善的過程,是教育形態的不斷變遷相伴隨的教育現代性不斷增長的過程,因而,現代化大學的功能和概念,評價標準也在不斷改變。尤其是,當前我們已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高等教育體系,2018年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到48.1%,中國即將由高等教育大眾化階段進入普及化階段的情況下,大學排名也要適應社會發展與人民需求,尤其是高等教育的發展需求。

  評價大學應該是動態的、發展的,特別是信息技術與教育的深度融合將帶來大學形態的變革。對大學的評價要充分利用互聯網等公開數據。在互聯網時代,對于大學的評價,其評價體系設計更能趨于公平客觀,也容易實行分類評價,評價內容對不同類型大學可以有明顯的區分度,評價取向要靠數量促進質量,評價標準要更多地關注學生成才。評價要圍繞大學的主要功能全面設計,而不是只關注少數幾個學科的學術影響。

  (作者為中國教育發展戰略學會副會長兼人才發展專委會理事長、清華大學教授,原題為《大學排行榜:理性地看,引導著排》)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來源:中國教育在線”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本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站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國教育在線”,違者本站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站轉載出于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職位檢索
單位性質
單位檢索
地區選擇
學科檢索
學歷要求
職位搜索
人才速遞
相關新聞
中國教育報 2019-09-25
{ganrao} 河北十一选五登录 19年大乐透走势全图 第五鸿厚炒股 nba总决赛湖人vs凯尔特人 股票涨跌颜色消失了怎么办 快船vs勇士今日直播 广东十一选五精准计 私募基金配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最新欧美av女演员 新疆35选7|走势 排名前20的最漂亮日本av女优简介及图片 郑州快餐女2019 山西扣点点规则 十大潮喷排名 麻将入门详细教学视频 活塞vs雄鹿直播